Discuz! Board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

资讯

订阅

八年亏损近17亿元,连续三年销量不足百辆,江铃汽车惨别重卡市场

2021-09-22| 来源:互联网| 查看: 317| 评论: 0

摘要: 文|AI财经社吴傲寒编辑|郑春峰从2012年接手太原重汽时的雄心勃勃,到当下挂牌出售江铃重汽全部股权的黯然退场......

文 | AI财经社 吴傲寒

编辑 | 郑春峰

从2012年接手太原重汽时的雄心勃勃,到当下挂牌出售江铃重汽全部股权的黯然退场,江铃汽车花费八年时间在重卡市场的布局宛若一场秋梦。

5月26日,A股上市企业江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江铃汽车)发布公告称,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已近乎全票(99.9992%)通过了“以公开挂牌方式出售全资子公司江铃重型汽车有限公司(简称江铃重汽)100%股权的议案”。这意味着,江铃汽车将完全退出重卡市场。

5月8日,江铃汽车在公告中将出售江铃重汽的原因解释为,“贯彻成为轻型商用车行业的领导者和福特高性价比产品的提供者。”舍“重”救“轻”,江铃汽车的举动令人唏嘘,因为八年前选择进军重卡市场时,也是为了在原有轻卡业务之外开辟第二条营收曲线,所以才会在重卡市场遇冷的背景下“逆市拿牌”。

尽管江铃汽车一直在为重卡业务投下重注,但故事却并未按照预想的剧本发展,随着连年销量不济、亏损的窟窿越来越大,江铃汽车越来越急于摆脱这个业绩的“拖油瓶”。而在新的买家还未浮出水面的情况下,尴尬的江铃重汽就这样变成了一枚弃子。

江铃一直有个重卡梦,却屡成它盘棋子

2010年以前,受益于国家4万亿基建投资政策的刺激,中国汽车行业掀起过一波重卡热潮。但热闹之后冷清紧随而至,据以往的公开数据,2011年我国重卡总销量为88.06万辆,同比下滑13.44%,且此后数年一直保持着两位数百分比的降幅。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12年8月,江铃汽车以2.7亿元的价格从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及长安汽车手中受让了太原长安重型汽车有限公司(简称太原重汽)的100%股权。当时在外界看来,江铃汽车收购太原重汽无疑是一种“逆市拿牌”的冒险。

不过,时任江铃总裁陈远清却看到了重卡市场的长期潜力,他曾公开表示,当前商用车尤其是重卡行业呈负增长,但中国长期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增长将使重卡产品需求稳步上升,其总量和发展潜力对新进入者和优势企业仍有足够吸引力。

事实上,江铃汽车一直怀有一个重卡梦,其领导层也曾在不同场合表示过进军重卡是江铃汽车的既定战略。为此,江铃汽车甚至还一度与合作方福特汽车在牌桌上角力。

福特曾觊觎中国重卡市场多年,它要比江铃汽车先一步看中太原重汽。早在2011年,福特就与长安汽车达成合作意向,双方打算以50∶50股比的传统合资方式接手太原重汽。为此,山西省政府、兵装集团公司、长安汽车和福特汽车等多方曾多次接触。

不过,正当上述计划就要落槌之时,江铃汽车却横插一杠,撤销了为与福特合作重卡而建立的事业部。当时有消息称,江铃之所以表现强硬,是认为福特违背了双方的合作意愿,要将在中国市场的商用车合作让给长安汽车。 于是,福特与长安有关重卡业务的合作被迫搁置。

据以往公开数据显示,太原重汽2011年共亏损1.4亿元,2012年上半年,总销量仅为439辆,截至当年第一季度,净资产仅有2.5亿元,已难以维持正常运转。

最终转让的评估价为2.69亿元。连续的亏损让福特在与长安集团商议价格时,占到了主动位置。所以,长安汽车和兵装集团当时急于将这家巨亏的子公司脱手。

市场的不景气和太原重汽的财务压力,令江铃汽车加入收购谈判时占据了有利地位,当时便有分析指出,江铃汽车当时的“逢低收购”和“逆市拿牌”是一举多得,“节省了成本,节省了建设时间,赢得了政策支撑,获得了生产牌照”。

2013年1月,太原重汽更名为江铃重汽,成为江铃汽车的全资子公司。当时的江铃汽车也表现得雄心勃勃,宣布最终要将江铃重汽建成年产10万辆重型载货车、10万台发动机的大型重卡企业,达产后主营业务将超过200亿元。

八年巨亏无力回天,白衣骑士或是沃尔沃

可以说,为了实现当初许下的“宏愿”,江铃汽车还是为江铃重汽投入了大量的真金白银。相关的公开统计资料显示,仅仅在购买技术许可和专利等方面,江铃汽车就向福特共支付了20亿元。

为了获得重卡的底盘和驾驶室设计等相关技术,2014年7月,江铃汽车与福特签订协议, 并支付了800万欧元入门许可费,且每销售一台装配福特许可底盘和驾驶室的产品,便须向对方分别支付485欧元至330欧元和40欧元至20欧元不等的费用。

不过,由于品牌声量较低、销售渠道不够完善以及基于福特技术打造的重卡车型在中国市场不同程度的“水土不服”,江铃重汽的表现一直不够亮眼。例如在2017年推出的“威龙”重卡车型,就因为采用的是2.3米的窄体牵引车而遭遇冷清,直到次年推出2.5米的宽体车型后才稍稍扭转销量上的整体颓势。

但这改变不了江铃重汽销量一直低位徘徊的多舛生计。从2013年至2019年,累计销量仅为3747辆,远未达到该公司在2018年为自己制定的年销量8000台的目标。其中,在2014年至2016年三年间,年销量更是分别为38辆、33辆和52辆,甚至还不如中国重汽、一汽解放和东风汽车等头部企业一天的销量。

或许是销量太过“丢脸”,自2020年9月以后,江铃汽车便不再单独列出重卡的销量,进入2021年,江铃重汽所有的产销工作更是全部停止。

在汽车这样一个注重规模效应的行业里,销量难有起色就意味着盈利遥遥无期。AI财经社梳理江铃汽车过去历年财报发现,在过去八年之中,江铃重汽每年都处于亏损状态,累计净亏损16.92亿元,尤其是在2020年亏损最为严重,为5.2亿元,同比扩大71%。相比之下,江铃汽车同年的净利润为5.5亿,由此可见,江铃重汽实实在在地成为了严重拖累上市母公司业绩的“拖油瓶”。

江铃汽车早已谋划出售江铃重汽,并于2020 年 8 月将其业务按照整车和发动机拆分为“江铃重型汽车有限公司”和“太原江铃动力有限责任公司”两家独立企业。同年10月,江铃汽车以不低于约3.6亿元的价格公开挂牌出售“江铃动力”60%的股权。

随后,云南云内动力集团有限公司作为受让方摘牌购得“江铃动力”的60%股权,双方于2021年1月份签署了交易合同。江铃汽车透露,仍保有“江铃动力”40%的股权,但实际上所有的经营权已全部交给了云内动力。

就在将“江铃动力”处置妥当的同时,出于降低资产负债率、吸引买家的考虑,江铃汽车又向江铃重汽增资11.42 亿元人民币,并使后者的注册资本增加至13.24亿元。

事实上,当下正值近5年内重卡市场火爆的局面,2020年,中国重卡累计销量为162.3万辆,同比增长38%。2021年前四个月,重卡累计销量为72.5万辆,同比增长55.7%。

然而,令人唏嘘的是,热闹是别人的。眼下,江铃重汽亟需寻到一个优质的买主——八年前的寒冬,身处危局中的太原重汽等来了江铃汽车,而在这个盛夏,江铃重汽能等来自己的白衣骑士吗?

5月8日,江铃汽车正式公告将以不低于7.64亿元的价格挂牌出售“江铃重汽”的全部股权。5月26日,AI财经社从业内人士处获悉,沃尔沃集团已经接手江铃重汽,“只差官宣”,并且一部分江铃重汽的老员工已分流到了新公司。公开资料显示,沃尔沃集团已与中国重汽和东风汽车等有过合作,并积极谋求以独资或控股的方式布局重卡业务。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高仿包1500元算贵吗 https://www.huada001.com/
分享至 : QQ空间

10 人收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邀请

上一篇:暂无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社区活动

654人往期回顾
关于本站/服务条款/广告服务/法律咨询/求职招聘/公益事业/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15-2020 商丘资讯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商丘资讯网 X1.0